缙云这对百岁老人,全市最长的爱情!

2020-09-08 16:41:45来源:缙云县融媒体中心

新碧街道黄碧村村,有一对百岁夫妻,他们在平淡的流年里相濡以沫。

如今,100岁的徐献章和100岁的田兰菊依旧恩爱如初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他们用85年的陪伴,展现人类最美好的情感,成为丽水市婚龄最长的夫妻。

01

炎炎夏日,记者来到老人的家。

老屋干净整洁,天井种有十几盆兰花,开得正闹,清香扑鼻。记者正惊讶于这兰花的美丽时,小女儿徐采春说,侍弄花草是徐献章老人几十年来的一大爱好。

徐献章和田兰菊,都出生于1921年,虽年到百岁,但他们的精气神都很好,身体也很健康,生活基本能够自理。特别是徐献章,他不仅耳聪目明,思维清晰,而且记忆力特别好,几十年前的事仍记得清清楚楚。

“我和田兰菊第一次见面,是11岁那年。徐献章打开话匣,我家住新碧黄碧,田兰菊家住东方胪膛,两家是远房亲戚。我东方镇姨妈家娶儿媳妇办喜宴,她也来喝喜酒,我们就此相遇。

“我第一次注意到她时,正在抹眼泪。”原来,田兰菊发现自己的一只银耳环丢了。

翻来翻去,怎么也找不到,着急得哭了。徐献章一边安慰她,一边帮忙寻找。终于,细心的他在屋子的一个角落找到了。

找回耳环,田兰菊破涕为笑。在场的亲戚们开玩笑说,缘分,这就是缘分,两家结亲吧。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徐献章长得高挑、清秀,还是个热心肠,给田兰菊留下深刻印象。

02

8岁进学堂,14岁小学毕业,聪明好学、品学兼优的徐献章,深受师生称赞。毕业前夕,巧遇南京童子军学校前来招生。先由学校推荐,再经县政府遴选,确定10人参加考试选拔。名单公布当天,徐献章没来得及回家告诉父母,就前往杭州参加考试。

“杭州考场共有3.73万人参加考试。对于这场考试,徐献章记忆特别深刻。

第一门考数学,18道考题,徐献章做得很顺手。最后一道附加题,是大小齿轮旋转几周才能同步,想了一会儿,感觉有难度就放弃了。我是本试场第3个交卷的。徐献章回忆。

交卷后考生不能马上离场,为打发时间,徐献章继续钻研附加题。用老人们说的60甲子土办法尝试解题,没料想还真成了。他向当时带队的杜老师提议,要求拿回试卷解题。

交上去的试卷,哪能是你想拿就拿回!杜老师急了,向考官鞠了三个躬后,详细说明徐献章能解这道附加题。

半信半疑间,考官同意了。结果,他是本试场唯一一个答对的考生。数学考了100+20,一时轰动考场。

在接下来的语文考试中,周围的考生千方百计想抄徐献章的卷,这倒是给了他机会,不会的题全抄别人的答案,又考了个满分。

双百,毫无悬念被录取。徐献章父亲知道后,赶到学校表明态度,坚决不同意儿子去那么远的地方读书。这事,就这样成了泡影。

田兰菊听到后,更增加对徐献章的好感。她的母亲对徐献章的评价也很好,就邀请他来家里做客,住了一个多月。

16岁时,徐献章和田兰菊正式结为夫妻。

03

三年后,他们迎来第一个儿子——徐泽东。此后,他们又相继生育了25女。

徐家是制陶世家,手艺代代相传。徐献章是家中独子,父亲身体不好,家中重担早早地便落在他身上。

“既要管理陶窑生产,又要兼顾产品销售,忙得团团转。”那个年代,由于生活艰苦,徐献章的制陶生意做得也很艰难。

挨饿,那是常有的事,今年81岁的徐泽东记忆犹新。我们家吃饭有个规矩,谁先坐好谁先吃。有时候,晚吃的人就没饭了。徐泽东说,母亲田兰菊精打细算,不仅把家里安排得井井有条,还做零工贴补家用,减轻父亲的负担。

随着孩子们渐渐长大成为劳力,一家人的生活慢慢宽裕起来。

徐献章是个文化人,大家推举他担任村里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长,带领大家修建黄碧村水库,既当总指挥又当办事员,克服重重困难,解决全村饮用水和农业灌溉用水问题。后来,他还被县水利局抽调到马渡大桥筹建处工作,圆满完成任务。

他热爱公益事业,几十年来不断参与并资助地方修桥、铺路、建凉亭。他还是村修建宗祠的总会计,连续几届义务参与村里修谱工作,到户调查、核对、走访,不辞辛苦。

田兰菊也是一个热心肠,与村里人关系很和睦,谁家有困难她总是会热情帮助。

04

养兰花,是徐献章的爱好,60多年来乐此不疲。

“肥料不能下多,兔子粪是最好肥料,鸡粪次之;泥土不能换得太勤,两年换一次土就好……”提起兰花,徐献章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

对于徐献章的爱好,田兰菊特别支持。院子里各种兰花盛开之时,兰友纷至沓来,夫妻俩热情接待,倾囊相授养兰知识。

20多年前,兰花曾一度被炒得火爆。徐献章养的30多盆花,经常有人上门,以每盆超千元的价格求购。爱兰如痴的他,左看右看舍不得卖。

在一个天高月明之夜,夫妻俩去女儿家小住,小偷模准家中无人,架着梯子爬进天井,把他家的30多盆兰花偷了个精光,心疼得徐献章几天吃不下饭、睡不着觉。

05

徐献章和田兰菊偶尔也会拌几句嘴,但从不隔夜。田兰菊说,他脾气很好,什么事都让着自己。徐献章则表示,田兰菊很贤惠,有事商量着做。

年轻时,徐献章外出,田兰菊就常等候在门口。因此,徐献章很少在外留宿。

8年前,徐献章不慎跌伤,住了几天院,尽管有儿子陪在他身边,但田兰菊还是不放心,夜夜失眠。徐献章出院后,两人再也没分开。大部分时间,他们在家里聊家常,天气好时就手牵手去逛逛街。

现在,他们家已是五代同堂,全家70多人,子孙孝顺,每天轮流做饭、洗衣,按摩、揉腿,衣食住行都照顾周到。看着这么大一家人,他俩都笑着说,晚年生活过得很开心。